诚实为本——访江元生院士

发布时间:2020-08-04访问量:324

江元生,化学家,江西宜春人,1931年生,1953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后入吉林大学攻读研究生,1956年留校任教。1991年调入南京大学工作,现为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化学会第23届常务理事。
                          ――访江元生院士

江元生在教学科研生涯中,发表论文130多篇,出版学术专著2部、教科书一本、译著5部。他的配位场理论研究和在分子轨道图形理论方面的系列成果,分别获1982年、1987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的教科书(结构化学)1999年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走进江元生院士的卧室,首先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墙上的一条横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是林则徐的一句警言。这条横幅伴随着江元生多年,一直是他做人做事的信条。他说只有心诚,才能在学术研究上作到有容乃大,也只有心诚,才能书写出一个大写的人字。几十年来,他一直恪守着这位爱国英雄的处世准则。

真理是简洁的
数学是思维的体操具有美学的特征,而江元生的理论化学将数学巧妙的用于化学,使得化学有了更为独特的美学吸引力和简洁的解决方案。这是著名化学家Hall在仔细研究了江元生的化学图论后发出的慨叹。
  在几十年的探索中,江元生渐渐形成了这样的科学哲学观:世界上许多事物的本质总是以简洁的面貌反映在人们面前的。如果所谓的本质异常复杂,那只表明我们还没有达到本质。这是江元生进行科研的指导性原则,也是他一生追求的信念。
  七十年代以来,他在研究分子问题时,发现了有些结论必须通过大量复杂的中间数学运算步骤才能得到结论,而有些则无需运算,仅凭经验就能发现其中所包含的必然的化学结论。这是几十年长期追求简洁给他的直觉。如何在直觉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掘出其中的规律,他忘我地探索着。经过几百个日日夜夜的思考、演算、归纳,他终于找到了,成功地实现了用图形规则将简单分子轨道理论发展为极为简洁的三条定理
  随即这条定理在国内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江元生的一位博士生赴日本跟随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福井谦一求学,有一次,他偶尔运用了江元生的三条定理来处理一个难题,那个化学顽症立刻迎刃而解,令福井大为惊讶。福井在给江元生的信中不无遗憾地说:六十年代,我的研究组曾注意到这种图形规则,但未能坚持研究下去,没想到,这一规则被您发现,令我很佩服!”
  江元生还是我国最早开展量子化学计算的学者之一。他用分子观点去研究固体能带,与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霍夫曼不谋而合。霍夫曼在研究过江元生的论文之后,写信给江元生说: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所见固然略同,但研究手段却不尽相同,江元生根据比较简洁的方案,通过手算,霍夫曼则用工作站来处理大量计算。
  在芳香性理论研究中,提出了五参数的简化方案代替传统的八参数方案,经过实验证明这个简化方案完全合理,对此国外出现专文评述,称之为江、唐、霍方案,后来该成果被广泛采纳、推广、应用于新的模型理论研究中,成为解决多项化学问题便捷的金钥匙。

诚实是接近真理的先导
科学工作的精髓是创造性,勤奋并持之以恒是不断创造的源泉。科学的内涵是追求真理,诚实的品格则是接近真理的先导。科学活动是社会活动的组成部分,应百折不挠地面对曲折坎坷,努力奋斗,把握机遇,达到化逆为顺,继续前进。每当有弟子学成远行时,江元生总是送给他们这样的智慧锦囊,他的学生也都将导师这字字千斤的肺腑之言牢牢地铭刻在心。在采访江元生的学生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江元生的科学品格中有一个字最为耀眼――诚。
  江元生对科研的诚是有口皆碑的,有人统计过,除外出开会,江元生几乎是每天泡在实验室里,而且是每天超过10小时,一年365天,他大约有340天是在实验室里渡过的,这一点南大化学楼看门的张师傅最清楚不过了,每天清晨,就能见到一位身着灰色上衣,脚穿着青色布鞋的老师信步走来。
  正是对科学和真理的至诚追求,使得江元生在数十载科研生涯中,克服了一道又一道难关,攀越了一座又一座科学的高峰。这其间当然蕴含了无数的心血,但江元生又凭籍着他惊人的化繁为简的能力,在科学的征途上他总是显得游刃有余、举重若轻。
  也正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江元生对科学研究的国际前沿和发展趋势也有一种独特的灵敏嗅觉。今年6月,年届古稀的江元生又参与创办了南京大学理论与计算化学研究所,这是继分子医学研究所、国际地球系统科学研究所之后南大设立的第三个学科特区。近20年来,计算机技术和理论方法的进展使理论与计算化学逐渐成为一门新兴的学科,理论化学计算和实验研究的紧密结合大大改变了化学作为纯实验科学的传统形象,有力地推动了化学各个分支学科的发展,也对相关学科如纳米科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过去10年中,南大化学化工学院的理论与计算化学研究组在江元生教授的领导下,在科学研究和教书育人方面均取得了不凡的成绩,成为国内理论与计算化学界一支重要的力量。新成立的理论与计算化学研究所将成为南大学科建设一个新的生长点。

对学生慈父般的爱
  在教学中,江元生却是闻名的严师。现已是南京大学教师的刘春根,在5年前从师江元生攻读硕士学位。他写第一篇研究生论文时,已临近过年了。他写完后,留了一份给导师,又寄了一份给某学术刊物,就回家过年了。江元生在审阅刘春根的论文时,发现了几处错误。尽管这几处差错不会影响论文的质量,可江先生还是非常生气。他不管是不是春节,一边写信跟杂志社联系,追回原稿。一边写快信要求刘春根立即返校更正错误。从那以后,刘春根和其他的学生再也没犯类似错误。
  当然,在生活中,江先生对学生却是无微不至地关怀着。刘春根住院动小手术,江先生托人捎去100元钱;黎书华入学不久,身体欠佳,江先生则设法资助他治病。当一个科研项目完成后,江先生总要从奖金中提出一部分用来奖励发表论文的学生,而他自己却从不拿这些奖金,把钱留在组里作为日常经费;当他在《科技日报》、《科学时报》等报刊上读到有关科学家先进思想和先进事迹的报导文章时,总要将文章剪贴复印,在组内研究生中传阅或每人发给一份复印件。这些事,似春风一样温暖着学生们的心。
  虽然已是七十古来稀,江元生依然坚持在教学第一线。江元生的弟子们都说,江先生是教书育人的典范,可用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说过的两句话来概括,这就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                 转载自《南大校友通讯》,20038月,作者:兰亚明、邵伟丽。